加州大学天文教授:用爱的角度看三体中的科学理论

来源:南方都市报   更新时间: 2017-12-07

 
        11月26日,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安德鲁·西米安在2017广州国际创新节上作题为《超逾奇点:那些探索太空的突破科技》的演讲。

        可以做一个推算,我们统治整个银河系,大概需要1.5亿年。听起来好像很长?但你要知道银河系已经有130亿年的历史了。所以相对来说,这不算特别长的时间。
        我们希望学生来自于不同的背景,我们更喜欢那些在逆境当中成长起来,并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的学生,希望给他们提供一个开放的环境。
        不知道你是否了解,我们的WiFi技术其实就是澳洲天文学家发明的,他们研究的是无线天文学,这是天文技术应用于产业的最好例子。
———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安德鲁·西米安
 
        多少年来,人类对星空的仰望与追索从未停止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天文学教授安德鲁·西米安(AndrewSiemion),从事的就是“探索地外生命”这样一项古老而又现代、严谨的工作。11月26日,第一次来广州的安德鲁在参加2017广州国际创新节时,用一股探索外太空的热情,为观众及媒体展开了一场游走外太空和现实的对话。

        屏幕亮了,播放出外太空的图形,地球和行星影像在安德鲁两边,“谁知道这些星球有没有外星人呢?”演讲台上,安德鲁认真地分析着生命起源,在未知深邃的外太空下,人类并不渺小,已经在利用技术为自己服务。然而,回到现实生活,看似无所不能的科学家也要解决现实问题。安德鲁坦言,为了保持一颗科研初心,不仅需要自身强大的热情,还要有一定的外部资金支持。在外人看来,天文学好像一个高冷学科,但它结出的技术成果和普通人的生活依旧紧密相连,比如,不仅可以激发作者写出《三体》这样闻名国际的文学作品,还可以提供技术支持,比如WiFi和流电影的技术都和天文学技术有关。“我们的工作所要解决的,其实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。”安德鲁强调道。

        奥巴马也“迷”《三体》

        南都:感觉上天文学是一个特别“高冷”的学科,离普通人的生活很远。请问教授研究的内容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关联吗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。其实每个人看到天上的星星时,多少都会思考星星上是否也有生命,所以我们工作的动力就来源于这种人类最基本的好奇心,像大家喜欢看《星际迷航》这样的科幻电影,区别就是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开展了科技的工作。当然了,目前我们具体的工作跟日常生活没有很直接的联系,但我觉得,如果有一天发现了在其他星球上也有生命的存在,这将是科学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发现!

        南都:你觉得这样的发现对人类会有什么意义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人类的出现本身就是宇宙中最神秘的一件事情。我们从宇宙当中出生,现在我们可以对自己所在的星球提出疑问,反过来追问宇宙从何而来,这是所有人都非常关心的问题。如果发现了地外生命,我们将能更接近答案。

        南都:你是否听说过中国作家刘慈欣的小说《三体》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是的,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都非常喜欢这本小说。

        南都:在《三体》中,提到一个“宇宙社会学”的理论:宇宙像一个黑暗森林,每个星球的文明如同猎人。一旦一个星球发现了别的文明痕迹,因为没办法知道对方是否善意,也不知道自己的善意对方能否理解,因此这两个文明中必有一个会被消灭。你对于这个观点如何看待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这个话题有很大的争议性。的确有一些学者认为,我们现在对其他星球的情况并不了解。所以我们在对外发出信号,或者让别人知道我们在地球上存在时,要比较小心。还有一派人有不同的观点。比如美国有一位已经去世的著名科普学家,我跟他的遗孀有过一些交流,她不同意这种人性斗争和丛林法则的观点,认为我们应该从爱的角度来看待问题。

        统治银河系推算需1.5亿年

        南都:那你是如何看待外星人呢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虽然我们现在可能对外星人有诸多的担忧,但说不定外星人也跟人类一样,有着相同的自我反应。不过在我们发现其他生命迹象,或者在我们对外发送信号之前,的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要继续地观测、搜索、聆听。我们也要想到有可能其他星球上的生命,不一定是人类这种有智慧的生命。

        南都:你觉得人类会不会移居到其他的星球去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我觉得肯定会的。长期来讲,为了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延续,我们会移居到别的星球。而且以后也有可能发生不可预知的灾难,谁说得准呢?为了做好准备,人类也会移居。

        南都:那我们移居到别的星球,从目前技术角度来讲,有多大的可能性呢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我觉得从技术上来讲,我们去统治其他的星球,或者把其他的星球变成我们的殖民地,其实是没有什么障碍的。可以做一个推算,我们统治整个银河系,大概需要1.5亿年。听起来好像很长?但你要知道银河系已经有130亿年的历史了。所以相对来说,这不算特别长的时间。从技术角度上讲,我认为这也是一件比较容易完成的事情。所以为什么不呢?甚至,人类有可能在以前就已经移民或统治过其他星球了,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找到证据而已。

        青睐在逆境中成长的学生

        南都:你对天文学很有热情,但也不能不面对现实问题。你觉得,外部环境如何支持科学家专心从事科研工作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我觉得科学家其实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工作。我们当然是希望得到更多的支持,像美国基础研究的经费都是来自于政府的拨款,所以我们的学术界一直会游说政府给我们提供更多的资金。

        南都:有人说,资金永远填满不了研究人的热情。

        安德鲁:跟我共事的学生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从事研究型的工作。在实验室里,他们要作出很大的牺牲,因为我们工作的时间长,又特别辛苦,经常出差,他们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特别少。能坚持下来的,都是非常热爱这个领域的。所以对于我来说,激励他们不是难事,他们本身就是自我激励的学生。我们要做的就是给这些学生一些空间,发挥他们的才能。

        南都:教过的学生是否有觉得学科和市场对接不够强,所以会没有热情,转行做其他事情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其实我主要教的是研究生,他们本身就喜欢这个学科,所以才来从事研究。但在一年半以前,我也教过刚入校的本科生,激励他们可能会更难一些。因为在那个年纪,他们会考虑到一些更实际的问题,没有集中精神于理论的研究工作。不过我们知道,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一定会进入到学术界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学术研究,所以我们也会注重培养学生在市场上能找到自己位置的技能,这些学生也许没有获得博士学位,但是在具备这些技能的情况下,也可以进到一些大的IT企业,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去工作。

        南都:你在挑选学生方面,有什么样的标准呢?会特别青睐哪种学生?

      安德鲁:说到挑选的标准,我们当然希望选到在各领域最优秀的学生,比如数学、计算机科学、艺术、音乐、诗歌等。另外,加州大学各地分校和美国其他顶级的学校相比,在招生方面也有自己的特点,因为加州大学一直以来很注重学生的多样性。我们希望学生来自于不同的背景,我们更喜欢那些在逆境当中成长起来,并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的学生,希望给他们提供一个开放的环境。研究生的招生是我自己更熟悉的,特别是在理工科方面,主要看你发表的论文,在一些学术刊物上发表一些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非常重要,如果在主要刊物上以第一作者发表过论文,那么在你申请的过程中就会很容易被注意到。

        WiFi技术由天文学家发明

        南都:近年来,广州也在考虑技术对接产业的问题。还是很多人支持技术要多为产业服务。

       安德鲁:不知道你是否了解,我们的WiFi技术其实就是澳洲天文学家发明的,他们研究的是无线天文学,这是天文技术应用于产业的最好例子。天文学研究中的数据分析,跟产业界的应用技术息息相关,像数据库、云计算、机器学习、系统监测等等,算法可能会有细微的差别,但是大的方向是一致的。比如你们在平时欣赏到流媒体的电影,与我们在工作中找到信号是一样的道理。正是因为双方有这么多的共同点,我们才跟硅谷的初创企业进行合作。

        南都:你第一次来广州,对广州印象如何?

        安德鲁:广州是个非常漂亮的城市。我以前经常去北京,我也觉得以后要多到其他地方走一走,毕竟中国是一个大国。
Back >
Contact Us

For more information, please contact at
Email: gzinnofestival@163.com
Telephone: 8620-83366106

如需更多信息和查询,请联系
官方邮箱:gzinnofestival@163.com
联系电话:8620-83366106

网站备案号:粤ICP备13032278号-2   技术支持:ASE Solution Company